景区动态

JINGQUDONGTAI当前位置:首页->景区动态

访古探幽丨从历史的长河中探访范成大祠

时间:2017-07-09

 祠是祀神之所,如先贤祠、崇圣祠,即为奉祀先人的建筑物。祠实则为厅堂一类的建筑,苏州的祠不多,如今能见到的分别有天平山的范文正公祠、沧浪亭的五百名贤祠,除此之外便是上方山的范成大祠了。 

坐落于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里的范成大祠


 范成大祠位于位于行春桥西,石佛寺北,茶磨屿东麓,俗称范公祠、范文穆公祠,又名石湖书院,为纪念南宋名臣范成大而建。

范成大晚年隐居石湖,宋孝宗御题“石湖”二字以赐,此后石湖成为苏州近郊的游览胜地。“石湖之名自范文穆始著”,由于范成大后嗣凋零,故身后宅第荒芜,旧址难觅。

二百余年后,本地居民卢雍、卢襄兄弟为纪念范成大,相互勉励曰:“他日有余力,当作书院以祀公。”明正德十三年(1518),卢雍为监察御史,决定了却当年心愿,与父卢纲、弟卢襄商议,一致赞同。“下行春桥面西百武,妙音庵之左,茶磨山之右,通衢下临石湖,与盟鸥亭相直,地凡数亩。故为里民张姓所有,榛莽丛荟。家君以数十金购得之,芟薙垦辟,平旷幽迥,而古木修篁,出于冈陇间矣。”(卢襄《石湖志略》)其中关于建“石湖书院”兼祀范成大一事如此叙述:“乃白于家君,请于有司,购茶磨山之地,作书院一区。郡守永康徐公讃以昆山旧额来揭之。经始于己卯,落成于辛巳。”其起讫时间应为正德十四年(1519)至正德十六年(1521)。王鏊《范成大公祠堂记》中写“正德庚辰(1520)十月庙成”是指书院中的祠堂建成之日。关于用昆山旧额一事,《石湖志略》记“昆山荐严寺左,故有石湖书院,又有范公亭,盖公读书处也。其后大臣循行,至则莅焉。额虽存,而人但知为抚臣行台而已。”“昆山旧额,字径三尺,相传为赵雍仲穆书。”

宋孝御书“石湖”二字石刻,原来在行春桥边“盟鸥亭”中,在兴建过程中被移入书院加以保护。

卢雍在书院建造时,有心寻觅范成大的翰墨。十五年(1520)冬有客自浙东来苏,携带一手卷,乃范成大手书《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》,卷后有范的跋语称于淳熙十三年(1186)手书寄同年抚州使君和仲,以启日后两地间的诗作唱和。又有元至正二十一年(1361)周伯琦的题识。经反复鉴定,确为范公真迹,令卢雍欣喜若狂,出重金购得。更令人惊奇的是卷末有“卢氏家藏”四字。不能确定和仲是否姓卢,或许曾辗转被卢姓收藏。王鏊感叹道:“独念兹卷始藏卢氏,复数百年兵火乱离,几经变故而以归焉,复归之卢氏,其不有数乎!岂文穆冥冥之中来歆庙祀,鉴侍御之诚,特以其家故物完璧归之乎?”当时王鏊、都穆、文徵明都书题识于卷后。卢雍特亲自临摹勒石,置于祠壁。次年卢雍卒。

嘉靖七年(1528),卢襄又从海虞友人赵之履处得到范成大《蝶恋花》词行书刻石,据赵君说此石自石湖中打捞而得。卢襄遂将其置于祠壁。

苏州市植物园——范成大祠

行春桥侧原有明弘治六年(1493)建的“石湖乡贤祠”,祀历代居住石湖贤俊十三人,范成大为其首。卢雍曾上书朝廷将范公入祀书院,未能获准。至嘉靖八年(1529),卢父将范公入祀书院,并以卢雍配飨。同年因书院无人管理,将其委托妙音庵僧人居守。并在附近才字圩买田数亩,作为奉祀田产。

当时的石湖书院正堂三间朝南,悬有“石湖书院”匾额。堂中画范成大肖像,神主题:“宋中大夫崇国范文穆公成大”。东首神主题:“明中顺大夫四川按察司提学副使卢君雍”。堂前有广庭,植有桧柏数株。堂西茶磨屿石罅间有涓涓细流,卢家浚一小池,为期卢父长寿,名之“寿泉”。以前在天顺年间(1457—1464),卢家曾出过灵芝,曾题堂名为“芝秀堂”。60年后寿泉后石上生出三棵紫芝,呈“品”字型,又出现,因此建一亭名“芝泉亭”,由少保太原乔宇书匾。周围隙地,种植果树、蔬菜,以作祀供。

嘉靖十年(1531)卢襄卒,卢氏后人家道中落,“石湖书院”也失去管理,全由僧人维持。

万历十八年(1590),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李辰民为范公祠立一石牌坊,额题“宠光奕世”。

四十年(1612),范氏后裔范仲淹十七世孙参议范允临来游:“得一穹碑于丰草萦蔓之中,宋阜陵手书‘石湖’宸翰岿然在焉。于是始复故址。”重修石湖书院。由其侄范必溶、侄孙范弥裕负责兴建。并以范允临之父范惟丕、堂兄范允谦配享。祠中其他建筑有重奎堂、寿栎堂、天镜阁、说虎轩、玉雪坡等。陈继儒为之记。

崇祯十二年(1639),巡抚张国维又修。

清乾隆皇帝六次南巡,均来石湖,对范成大道德文章极为赞赏,多次在诗中提及,如二十二年(1757)作《石湖怀范成大》诗曰:“参政筑园处,峰奇渚净间。抗金存气节,匡宋岂高闲。飞白淳熙代,留青茶磨山。余情寄翰墨,展读即开颜。”同时代的《盛世滋生图》中绘有石湖胜景。

清末范成大祠旧照——今位于苏州市植物园内

嘉庆三年(1798),苏州知府任兆炯主持重修范公祠,范仲淹二十四世孙范来宗为之记。姚鼐亦作《重修范文穆公祠堂记》。

太平天国战争期间,范公祠遭彻底破坏。

晚清同治间,石湖书院(范公祠)得以重建。

民国十五年(1926)4月27日,李根源来游,见范公祠为朝东前后三进建筑。门额“石湖书院”由潘志万篆书。进门后见原石碑坊“宠光奕世”额横卧于地。第二进为二门,左壁内砌有孝宗宸翰三层石碑。右壁砌范成大肖像石。已全部剥落,据《石湖志略》载:该石原为昆山顾氏所藏,由卢雍购得,置于书院内。后进为享堂,中供奉神主上书“宋参知政事、资政殿大学士、开国侯、赠少师崇国公、谥文穆、范公讳成大神位”。享堂两壁嵌《四时田园杂兴》诗碑八块。另有嘉庆三年《重修范文穆词堂记》范来宗记,钱塘吴锡麒书和《天镜阁记》郡守任兆炯撰、王文治书共四方书条石嵌于壁。

二十九年(1940)吴县县署调查文物古迹,范公祠与祠内宋孝宗御书尚在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由于开筑公路,拆去石湖书院第一进。宋孝宗书“石湖”碑刻据谢孝思介绍移入苏州博物馆。注   1963年3月20日范公祠被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“文革”期间,二门建筑被拆,碑石四散。享堂三间及诗碑7块幸得保留,第八块镌有王鏊题跋下半部,及都穆、文征明题跋之碑不知去向。三间房屋被苏州自行车厂占为材料仓库。

解放初的石湖和上方山

1984年3月,市政府拨款35.5万重修范公祠和石佛寺。名祠得以重光。1987年元旦正式开放。

今日范公祠正门位于行春桥西北吴越路边,一座石库门,上有砖额“石湖书院”,启功书。背后有砖雕门楼,额“越城旧隐”,谢友苏书。进门即前院,南侧围墙开有洞门,额“栖隐”、背额“雅植”,款“石湖居士”。门外遍植梅花。围墙东北侧成弧形,嵌有“宠光奕世”石刻,及残碑数方,其中《天镜阁记》仅存后一块。

正厅三间,悬匾“范文穆公祠”顾廷龙1986年5月书。中有立屏一块,正面介绍范文穆公祠,背面书范成大生平。

最后一进为享堂,悬匾“寿栎堂”,款“石湖居士”,抱柱楹联“万里记吴船,蜀水巴山经过处;(上)千秋崇庙祀,行春串月感怀时。(下)邓云乡撰,顾廷龙书”。正中一间砌石台,范成大塑像端踞于上,身穿宋代服饰,手执书卷,栩栩如生。该像1986年为石膏塑制,因年久损坏,2005年改铸铜像。堂壁嵌《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》诗碑七块,另有一块范公词作《蝶恋花》碑为2005年崔护补书。

正厅与享堂之间是后院,四周有回廊,廊壁满列书条石。系1989年,苏州园林局整理有关诗文,请名家书写勒石,为范公祠补壁。西南第一方为范公肖像传赞,复制自沧浪亭“五百名贤祠”。以后有《水调歌头序》周正国书、《范村记》程质清书、《菊谱并序》吴溱书、《梅谱并序》陆鸣书、《重修范文穆公祠记》潘景郑撰、邓云乡书。《宋史本传》蒋启霆书、陆游《诗六首》邓云乡书、杨万里《诚斋集》瓦翁书、姜夔词《玉梅令》、《石湖仙》、《暗香》、《疏影》及《诗十首》周正国书、崔敦礼《石湖赋》钱定一书、袁宏道《上方》与李长蘅《游石湖小记》瓦翁书、姚鼐《重修石湖范文穆公祠堂记》程质清书、范来宗《重修范文穆公祠记》吴溱补书。共有书条石四十方。回廊西南又立一碑,为苏州市人民政府1989年10月《范成大祠重修记》。

范文穆公祠内景——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(苏州市植物园)

在这个热浪包裹的炎炎夏日,找个既能游山玩水,赏景避暑,又能访古探幽、陶冶情操的绝佳隐居地,才是这个夏季做过的最好决定!

设计制作:星苏网团队 技术服务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:0512-62992190 苏ICP备15000804号-10